对外服务
当前位置: 首页 >> 对外服务 >> 正文

对解决学生军训组训力量问题的思考

日期:2019-06-14 11:28:42

杨小平

 

国办发[2017]76号文件下达后,各级政府和军事机关不断健全政策制度,完善工作机制,落实相关保障,学生军训工作蓬勃开展。但随着国家经济社会深入发展,国防和军队改革全面推进,由过去每年由部队或军事院校派遣大量教练员到地方院校担负军训任务已越来越困难,与部队完成实战化建设任务的矛盾日趋突出。如何适应形势发展需要,解决军训教官来源这一当前大学生军训工作的“瓶颈”问题,构建以当地政府牵头,以教育行政部门和省军区为基础的常设组织领导机构,以涉军士官学院力量为主体,以社会力量为补充,以驻地部队(学院)为骨干的学生军训力量体系是值得我们认真对待和思考的问题。

一、当前湖北省学生军训基本情况

从我们对湖北省近3年来普通高校学生军训调研情况看,2016年湖北省高等院校入校新生共计约30万人,驻地部队和军队院校共派军训骨干4400人次,当年参加军训人员约22万人,尚有约8万人没有开展军训的存量;2017年湖北省高等院校入校新生共计约34万人,驻地部队和军队院校共派军训骨干4000人次,当年参加军训人员不到20万人,尚有约14万人没有开展军训的存量;2018年湖北省高等院校入校新生共计近50万人,驻地部队和军队院校共派军训骨干4400人次,参加军训人员约22万人,尚有约28万人没有开展军训的存量;以上数据尚不含在校高(初)中生人数和学生军训数量。

通过对以上数量分析来看,出现这一问题的原因主要是:

一是湖北省高等院校入校新生呈逐年增长趋势,并且这一趋势会越来越明显,这与湖北省是全国教育大省有关;

二是驻地部队和军队院校派遣军训骨干呈逐年下降趋势,这与军队院校调整改革已基本到位(大部分院校无学历教育学员、院校内部教练机构压缩),驻汉部队实战化建设任务越来越重,难以抽出大量兵力承担具体军训任务,部队派兵困难问题日益彰显;

三是从每年学生军训的存量来看,也呈逐年上升趋势,这与高等院校难联系承训部队,特别是驻军偏少的地区,只能是联系到部队学生就军训,联系不到部队就停训;或先解决存量,入校新生只能往后放,导致矛盾越来越突出,问题越堆越多。

二、当前学生军训组训力量的类型分析

76号文件明确“统筹协调现役部队、预备役部队和民兵骨干帮助开展学生军训”,“坚决杜绝违规开展学生军训商业化运营和市场化运作”。从调研情况看,当前开展学生军训的力量主要有:

(一)以驻地部队或军事院校为主体。依托驻地军队院校和部分部队承担具体学生军训任务是当地政府和普通高校一直以来的传统做法。但随着国防和军队改革全面推进,教育领域综合改革不断深化,军队大部分院校无学历教育学员,部队实战化建设任务越来越重,导致需要军训的学员数量多与军训骨干派遣渠道少的矛盾将越来越突出。并且从调研情况看,部队“帮训”官兵也需要一定的补助,由于没有统一的补助标准,补助多少通常由“帮训”单位与受训单位商量确定。

(二)以预备役部队和民兵训练基地为补充。从实际运行情况看,驻地有民兵预备役部队的可承担一部分学生军训任务,但数量极少;有的依托民兵训练基地来承担野外拓展训练,如打靶;有的民兵训练基地从社会上招聘复退军人担任军训教官;有的是现有民兵教练员队伍中挑选人武干部、专武干部和复退军人担任军训教官。但不论是哪一种形式,由于预备役官兵和民兵都是从社会上招募的复员退伍军人,受训学校都要支付一定的费用用于这部分人的工资或补贴,补贴多少?国家和各省都没有具体规定,给多给少全凭学校与承训单位的关系而定,学校之间差别较大,有的已使学校难以承受。这类情况算不算商业化运营,76号文件没有明确。

(三)以公司的形式承接学生军训服务的。具我们了解,有些机构以公司的形式,从社会上临时招募复员退伍军人,有任务时承接学生军训服务,无任务时解散,受训学校支付多少费用不等,这类机构算不算是商业化运营和市场化运作,没有明确规定。

以上第二、第三种情况,军训骨干的来源基本上是从社会上招聘的复员退伍军人,学生军训前集中强化训练,尔后承担学生军训任务。这中间缺少当地级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军事机关的监管,没有从业标准,也缺少《学生军训基地标准》、《军训教官考核标准》、《国防教育教师标准》,在学生军训过程中缺少监督检查和考核评估,训练时间、内容不规范,基本上是放任自流,训完就完,没有结论。

三、对学生军训的对策建议与思考

在上述重多“瓶颈”、矛盾和问题的情况下,如何破解?我们从为,应该走军民融合发展之路,依靠社会力量,依靠愿意承担社会责任的机构,来共同开展学生军训工作,把学生军训当成社会型、公益性事业来做,这也符合76号文件“贯彻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坚持国家主导,依法健全军队和地方协同推进学生军训的体制机制,共建共享资源,共同确保学生军训各项任务落细落小落实”要求。为此,我们建议:

(一)强化常设组织领导机构职能。建立健全学生军训的领导机构是开展军训工作的组织保证。省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和省军区军训管理部门共同对学生军训负总责,坚持党对学生军训工作的绝对领导,确保党和国家的教育方针全面贯彻落实,确保学生军训工作的正确方向;对普通高等学校和高中阶段学生的军训实施统一领导、统一谋划、统一管理,重点抓总体筹划、抓军训力量整合、抓资源优化配置、抓质量效果落实;抓制度建设,构建学生军训从业标准,实施学生军训准入制度。

(二)抓军训骨干队伍建设。严格按照《学生军训基地标准》、《军训教官考核标准》、《国防教育教师标准》实施资格认证,颁发从业资格证书,坚决杜绝职责不清、任务不明、标准不一、乱象丛生现象。

(三)科学确定军训内容和时间。要依据《兵役法》和国家教委的有关规定,根据在校学生的特点和本地区的实际情况,编写《学生军训实施大纲》、《学生军事训练工作实施细则》和《学生军训考核标准》,确保学生军训时间、内容、人员、效果“四落实”。

(四)抓正规施训,严格管理。抓监督检查和质量效果评估,依法加强对学生军训法律法规执行情况和军训质量的监督检查,对师资与承训力量建设、经费场地器材保障等情况进行全面监测和跟踪评估;建立报告制度。对本区域内学校年度学生军训情况进行统计汇总,分别向上级提交专项报告;抓督查奖惩,建立学生军训工作专项督查制度,定期进行督查。

(五)抓经费保障。进一步完善高校军训的组织保障机制,理顺各种关系。应逐步将军训的主要经费列入国家财政拨款,采取国家、学校、学生合理分担的方法筹措军训经费;统一训练物资、服装的保障标准和方式,逐步提高训练的规范化程度。